茄子app新郎

队伍集合完毕后,赵世勋先是将上级的嘉奖令简单宣读了一下,当众宣布恒曲县县大队正式成立。

得知自己的队伍又有了新的番号,民兵们显的很兴奋。从一个村民兵大队转变成一个县级别的抗日武装,让这些民兵有一种实力被承认的感觉。大伙纷纷小声议论着这个县大队到底是个什么队伍。

其实赵世勋心里很清楚县大队根本就不是什么正规编制,他以前在国军时期也对共党旗下的抗日武装有所了解,这县大队充其量就是一个地方二流抗日武装,依然没有摆脱民兵的编制。

不过赵世勋并没有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反正就是一个称谓而已,叫什么在他看来根本无所谓,真正重要的是战斗力,那才是一切。

宣读县大队成立后,赵世勋立刻直奔主题。先是任命周宇为县大队的副队长,然后让大柱子接替战死的李长顺,当三班的班长。至于这次任务,赵世勋决定带喜子的一班和大柱子的三班前去,周宇和老不死的以及其他人就留在神泉寨看家。

……

趁着民兵休息的功夫,赵世勋拿出上次战斗从鬼子据点缴获的一只德国望远镜,仔细的观察着山下的情况。

出了中条山后,就已经进入了日伪军的地盘。尤其是在距离运城不远的夏县一代。这里的日伪军势力强大,炮楼林立,几乎每个村子都有便衣队横行。虽然只有在县城才有日军的成建制部队驻扎,但是通往各个村子的大道上,日伪军修建大量的炮楼据点依然不可小视。

果不其然,就在距离山下不足二里地的文孝村南面,一个简易的炮楼已经建了一半。炮楼所在的位置,正是这附近进山道路的入口位置,它主要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封锁进山的道路。

由于出山后的地势非常的平坦,所以这个炮楼能控制的地方不小,至少方圆千米之内都在它的火力打击范围内,至于观测距离,最少能延伸出去十几里地。

有了这个炮楼,任何人想在白天从这里进出山或者进村的人和物都绝不会逃出日伪军的眼睛。同样,村子里的村民的活动也同样逃不出日伪军的视野,整个村子就好像是一个囚笼一样。

当然,这种炮楼在晚上就白扯了,视野最多不过百米。不过由于村民大部分都有夜盲症,到了晚上,一般人家是绝不会乱跑的。

极品美女娜娜

“队长……,看的咋样了?这半截小炮楼子有多少鬼子?”

看赵世勋用望眼镜看了好一会,大柱子一边摘下帽子拼命的朝自己的衣襟里扇风,一边走过来小身问道。

闻言,赵世勋慢慢的放下望远镜,皱着眉头看着山下的文孝村。

“炮楼还没建完,院子里只有两排营房。鬼子我倒是没看到。炮楼下面的院子里有五六个伪军,我估摸着营房里面应该还有七八个吧。院子中间里有一座简易瞭望台,上面好像有一挺轻机枪。”

“才这几头烂蒜!要不咱们趁天黑端了它吧,省的看着上眼!”

“不好办啊,你看看!”

闻言,大柱子将帽子歪戴在头上。接过望眼镜仔细看了一会。

“娘的,这帮孙子居然挖这么深的沟,里面还有积水。我看这壕沟不浅啊,至少有两米多深。”

“恩,这个炮楼虽然没造完,但是外面那一道壕沟可不好过。我估计天黑前盖炮楼的村民应该回家后,为了安全起见,壕沟上面的木板桥伪军应该是给拆了。如果我们要想冲过去就必须找越过壕沟的东西,而且还得现架桥……。”

想到这里,赵世勋凝视着山下的炮楼,脑子里苦思着应对之策。

放下望眼镜,大柱子忽然有点焦急的指了指山下。

“队长你看,那不是我们约定的接头地点吗?那牌坊距离炮楼也就一里地不到啊!”

“我早就看到了。”

其实,赵世勋并不在意这里有个炮楼,反正只要是夜里这个炮楼也看不远,里面的日伪军也不会出来。到时候离得远点就没啥事了。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老武他们情报的即时性有点差,他们居然选了村子南面的牌坊作为接头地点。

牌坊虽然没什么问题,但是好死不死的日伪军居然在牌坊的北面几百米外临时建了一个炮楼。

按照约定,老武他们应该是明天上午十点左右到达这里。如果是晚上还好,最起码伪军们还看不到几百米外的东西。可是如果是白天,接头地点就在村子南边的大道上,方圆几里地外就能看到,何况伪军还有瞭望塔。

到时候一旦发现有人企图进山,据点里的伪军闹不好就得上前阻拦,如果发生冲突的话,这一代无遮无拦的,己方还不得被伪军机枪当靶子打啊!

所以,自己必须要在天亮前端掉这个据点!

想到这里,赵世勋眯起眼睛看了看村子,又看了看据点的壕沟。

有了!

……

四个小时后,借着月色的指引,赵世勋带着大柱子以及两名民兵敏捷的跑下了山,直奔不远处的文孝村。

下山后,沿着村子外的道路,四个黑影小心的绕过据点,朝一户比较靠边的废弃居民院子摸了过去。

黑暗中,村子里除了偶尔传出的狗叫,早已经是一片安详。北地的庄稼人忙完了一天的农活,此时已经早早睡下了。

对于这些村民来说,一旦太阳落了山,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吃饭后早早睡觉。至于点灯夜生活之类的,村民们吃饭都吃不饱,哪还有多余的油来点灯。

悄悄的来到了这户人家的院墙外后,赵世勋看了一眼周围,摆手示意两个民兵到周围的巷子里去放哨。

一旦发现有人接近,立刻学布谷鸟叫提醒自己和大柱子。

看到二人消失在黑暗中后,赵世勋和大柱子忽视了一眼,迅速从腰间抽出一把锋利的刺刀,开始一左一右的用刺刀拆这户人家的大门。

没错,就是拆大门。

天黑前经过赵世勋的仔细观察,赵世勋发现文孝村外据点的壕沟开挖的非常仓促,最多不过两米多点的宽度,如果将这左右两扇门拆下后连在一起,绝对能够架过壕沟。

半夜三更,等伪军睡熟了后,己方出其不意的突破壕沟的阻拦冲进去,必定能全歼了这伙伪军。

打定了主意之后,赵世勋便在天黑后带着三个人下了山,直奔这所废弃的院子拆门!

吱嘎吱嘎……,夜色中,一阵阵诡异的声响到处飘荡,由于怕吵醒村民,赵世勋和大柱子不敢动作太大,只能一点一点的将门往下拆。

随着哈吱嘎的声音此起彼伏,村子里的狗叫声时断时续。每当狗叫声大起来时,二人就不得不停下手里的活。

就这样,半个多小时后。二人总算是有惊无险的拆下了两扇门板。

打了几个呼哨,将放哨的民兵叫了回来,四人抬着两块门板迅速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中。

借着微弱的月光,四人满头大汗的炮回了山上。两块门板都是上好的厚木头制成,重量着实不轻,累的赵世勋四人几乎是上气不接下气。

刚一放下手中的门板,赵世勋顾不得擦汗,赶忙冲喜子喊道:

“喜子!快……,看你的了。千万绑结实了!”

“放心吧队长,俺家可是三代木匠出身,你就看好吧。”

说话间,喜子已经让身边的民兵将门板抬起,拿起几根临时制作的树皮绳子和短粗的树枝开始连接两块门板。

看着地上忙活的喜子,赵世勋擦了擦汗,暗道这小子果然有几把刷子。短短几个小时,这小子居然用树皮硬是编了好几根手指粗的绳子!一看上去就非常的结实。

微弱的光线中,只见喜子迅速将两块门板上下对齐,然后用树皮绳子环绕几圈,中间放入修整好的粗树枝,然后用一种特殊的方式将粗树枝紧紧的固定在门板上……。

……

凌晨一点,随着月亮越来越高,二十几个黑影抬着一副长长的门板,迅速朝文孝村外的据点摸了过去。

走下山后,众人依次从高大的贞节牌坊下穿过。望着通体汉白玉建造的贞节牌坊,赵世勋楞了一下,随之一股浓烈的思绪涌上心头。

幼年丧父,母亲二十岁出头便成了寡妇。曾几何时,自己还为母亲为父守节十五年而获得乡里表赠的贞洁牌坊而自豪。

然而十多年过去了,经历了太多人情世故后再看到这贞节牌坊。赵世勋心中却忽然觉得无比压抑……。

强迫自己回过头,赵世勋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次睁开眼时,凌厉的目光中再无杂念。

……

“全体趴下,等我命令!”

距离壕沟还有三十米时,赵世勋果断下令全体卧倒。现在虽然是黑夜,但是眼睛不错的人视野也有五十米左右。为了降低被发现的几率,赵世勋不得不让大家先隐蔽在远处,由自己和大柱子先去壕沟架门板。

……,求收藏,求推荐。

(本章完)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阅读!w#w##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