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隐藏app

天色刚刚发白。

封青岩就和九歌来木屋附近的山顶。

虽然他还没有学完《诗经》,但他早已经读完,并熟记于胸。

这时,他并没有立即诵读,而是先坐下静心,待静完心就起身整理衣冠,凝视东方发白的天边。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他沉默一阵就开声,声音十分洪亮。

但是,声音中却少了一份诗意,更少了一份韵味,让他找不到感觉。

“参差荇菜……”

他的喉咙突然卡住,无法再诵读下去。

这时,封青岩不得不停下来,整理情绪后重新朗读:“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

他喉咙又卡住了,无法发出声音。

清甜美女公园散步记

沉吟一阵,封青岩干脆停下,凝视东方静静站着,一直到太阳升起方离开。

回到木屋,用完早膳,前往书院。

……

“师兄,可与吾等共创琴社?”

在钟声未响时,牧雨等数名琴者朝封青岩走来,眼里满是期待。

“创琴社?”

封青岩回神过来。

“琴,乃众乐之首,贯众乐之长,统大雅之尊,系政教之盛衰,关人心之邪正。”牧雨缓缓说,“琴者,禁邪归正,以和人心。是故圣人之治,将以治身,育其情性,和矣!”

牧雨停了停,期待看着封青岩,又说:“吾等创立琴社,操琴以慕先贤,正心以灭淫气,鸣音以求友声。”

“好。”

封青岩没有迟疑就应下,毕竟自己是一名年少就有大志的“琴者”,不入琴社如何说得过去?说:“乐,修于内;礼,修于外。礼乐交错于中,发形于外,是故其成也怿,恭敬而温文。琴社,的确该创,女郎可有章程?”

儒教的八十一书院,皆创有琴棋书画等社,特别是三上书院和十大书院的琴社,更是名闻天下。

“章程已有一二,还需师兄斧正。”牧雨一笑说。

这时钟声已响起,众人就没有再说,纷纷朝讲经堂走去。走进讲经堂,众人齐整跪坐好,等待先生到来。

片刻,安院主走进,让众学子微微惊讶。

“今日所讲,乃《礼经》。”

安修与学子相对跪坐下来,手中并没有拿书,说:“《礼经》乃吾儒家重要经典之一,记述有关冠、婚、丧、祭、乡、射、朝、聘等礼仪制度,有‘礼仪三百,威仪三千’之说。”

“接下来,吾主讲士冠礼……”

眨眼间,一个时辰过去。

不论是上午的经史子集,还是下午的四六君艺,教谕皆只讲一个时辰。

而剩下的时间,学子可自由活动。

在安院主的授课结束后,众学子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成群聚在一起交谈。

“诸位,吾等已创立棋社,欢迎有志之士加入。”

突然有学子大喊道,吸引了不少目光。

“诸位,吾等已创立画社,由诗画双绝的梅幽放为社长,欢迎各位的加入……”

又有学子大喊。

“诸位,吾等已创立乐社……”

“诸位,吾等已创立诗社……”

封青岩有些诧异,想不到才入学不到两天,众学子就纷纷创立了棋社、书社、画社、乐社、诗社等各种社。

对了,还有自己的琴社。

“诸位,吾等已创立琴者,由名满天下的封三鼎、封三斗为社长,欢迎各位琴者加入。”

又有学子大喊,让封青岩一怔。

“吾何时成了社长?”

封青岩忍不住问旁边的牧雨。

“倘若师兄不任社长,谁又能任社长?”

牧雨一笑说,对社长之位倒是不太在意,且在众多的琴者心中,封三鼎方是社长,“师兄任社长,乃是众望所归,人心所向,还请师兄不要拒绝,以伤了琴者心。”

封青岩顿时有些头大,自己根本不是琴者啊。

倘若自己真是琴者,任社长倒是没有什么,有没有能力都没有关系,有名气就行……

但是……

一个连琴都没有摸过的人,竟然成了八十一书院琴社的社长,恐怕会被天下人笑死。

看来目前,不仅要开文宫,还要赶紧习琴才行。

这时,封青岩真想打自己一巴掌,无事扯什么年少之志?果然是一个谎,百个谎都无法圆,简直无尽头……

“还请师兄不要拒绝。”

众学子齐齐躬身道,眼里满是期待。

“师兄,若是你不任社长,怕是无人敢任社长。”牧雨又说,显得款款动人。

“女郎和方兄皆可任社长。”

封青岩看了看牧雨和方忘两人说。

“师兄,吾已为琴社的副社长,方兄为琴社的大琴长。”牧雨解释说。

“何是大琴长?”

封青岩有些不解,副社长倒是好解释,但大琴长是又什么?

方忘见封青岩如此一问,脸色顿时变得有些羞红,稍有不悦瞪了一眼牧雨。

封青岩见到方忘如此,就更加好奇了。

“大琴长,乃是琴社中最擅琴者。”牧雨微微一笑,看着方忘说:“由方兄出任大琴长,亦是众望所归,人心所向。”

方忘的脸色更红了。

封青岩一听就明白过来,让一个表面上排三名的琴者任大琴长,岂不是……

怪不得方忘会脸色羞红。

这时,封青岩见拒绝不了,就干脆接下来。他打定主意,待开启文宫后,让九歌带到深山里,偷偷习琴……

只是不知琴君何时成成。

牧雨、方忘等琴者,见封青岩应下社长之位,满脸的喜悦。

封青岩既然接下了,就打算先弄清楚琴社的结构,就问:“琴社的宗旨是什么?”

牧雨、方忘等琴者愣了一下,就摇摇头,说:“尚未定。”

“成为琴君?”

一学子弱弱地说。

“咦,不错,此乃大志。”有学子大声附和。

封青岩一听到“大志”,就有些头大,内心满是无奈,又问:“琴社的社训是什么?”

众人皆摇头。

“那琴社的原则与操守,又是什么?”封青岩三问。

众人之前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些。

“女郎,汝不是说定了章程?”封青岩有些诧异,还是说琴社不需要宗旨、社训这些?

“呃……”

牧雨有些怔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