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视频app合集

什么叫富可敌国。

眼下如果不是自己拥有柴木新居的话,怕是看到面前宝库里的东西,怕是都要自行惭愧。

各种稀奇古怪的灵能材料,居然整整齐齐的摆放在货架上,林良满目,令人目不暇接。

还有灵能精粹,别人按瓶装,乖乖,这里居然按桶装。

看桶的大小,怕是一桶少说有一百二十升。

这里大大小小的储备着至少有上百桶。

“发财了,发财了,这波血赚不亏!”

丁小乙脸上展露出笑容,加上下面大头正在承装的那些灵能精粹,至少未来很久一段时间里,自己都不需要为灵能精粹发愁了。

这个宝库虽然不大,可也是累计了休斯顿家族十多年的财富,能放在这里的东西,无不是精品中的精品。

除了这些直接能够看到价值的东西外,那些收藏架上同样摆放着一件件精美的盒子。

他随手拿起一个盒子打开。

一枚黑色的玉环,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中。

白皙朵朵甜甜的笑

手指一摸,一股刺骨的凉意袭来,令他都止不住打个哆嗦。

再一瞧,盒子上面还详细写着出处。

东部海湾西南三十六里,一处神秘荒岛出现,岛上满是奇行古怪的骸骨,进岛三十七人,只有四人回归来,此物便是四人冒死带回来的宝物,具体效果不知。

见状,他干脆拿出照幽镜照上去。

污蚓石,传闻世上有一虫,生于污浊之地,身有奇毒,阴损难防,一经出没必有生灵遭殃,此虫每三十年蜕变一次,所蜕变下来的虫壳化作一石,可解污蚓之毒。

原来是虫皮啊。

丁小乙豁然开朗,不过这东西拿出去说是虫皮,怕也没几个人会相信。

虽然用不上,但看上去也像是个好东西。

再打开另一旁的盒子。

里面居然是一根枯萎的木果。

按说果实放时间久了,必然会**,但这个果子看上去反而更像是变成果干。

不过能放在盒子里,想必自然有不凡的地方。

他看了一眼盒子上的介绍。

“未知果实,曾在海洋深处,见两只异能生物为此争夺,具体功效不知!”

见状,他只好再次用照幽镜照上去。

世间有一奇果,三百年一开花,六百年一结果,此果落地而干,遇水则丰,果无定性,不知道吃下去是何结果,劝君莫要轻易尝试,据传后有一太监,寻访四海,寻找此果,传闻此果可使其重塑男根。

照幽镜这本食谱,很少会不推荐食用,但只要不推荐,那绝对不会很好吃。

丁小乙也没想去让自己变成小白鼠,想了想就随手先收起来,等回去后再慢慢研究。

这里的盒子还有很多。

里面怕绝大多寿,都是休斯顿家族多年走私所收藏下来的宝物。

这么多好东西,他自然是一个都不放过。

统统照单收了。

扫荡了宝库,他在偌大的堡垒内陆陆续续的转了一大圈,可惜想要拿走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这么多东西,自然不可能一次性的部搬走。

只能从中挑选出比较精品的东西打包带走。

挑挑拣拣,过了大半个小时后。

丁小乙看都搞得差不多了,这在逐渐的收拢自己的灵能空间。

“快看,有动静了!”

洛丹米尔外,一众人看到收缩起来的黑色区域,顿时纷纷激动起来。

每个人眸光瞪大起来,想要看清楚这位神秘强者的真实面目。

工会的几位区长,也纷纷警惕起来。

身后的镇灵盒缓缓打开,露出惊人的寒芒。

灵能空间快速收拢,直至完消失在众人面前后。

众人看到面前破败不看的古堡,哪怕是觉得这样并不意外,可依旧心里莫名的一阵胆寒。

经营十年的之久的古堡,俨然犹如一座军事要塞一样坚固的铁桶江山。

但在灾灵级强者的面前却是不堪一击。

休斯顿家族尚且如此,他们这些家族的防御,有能强到哪里去?

这是一个真正让所有人反思的问题。

如何换做自己的家族,能够阻止这位灾灵强者的步伐么?

答案显然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灾灵之下,皆是蝼蚁。

就算是工会,拿出来镇灵盒来。

但终究是借助镇灵盒的力量,面前达到了灾灵的水准,真打起来,怕是元不够看。

面前休斯顿家族的前车之鉴,令这些前来查探的各大家族心里已经开始打定主意,以后鸡蛋绝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

“好多人啊!”

丁小乙迈步走出堡垒后,有些意外的看着外面默默围观的一众人,心中暗道:“还好我带着千无面不然这么多人在外面,自己可差点就暴露了。”

此时所有人眸光无不锁定在自己的身上。

当看到这张漠然的脸庞,绝大多数人的心里都不由得咯噔一下。

毕竟克鲁屠的这张脸,里里外外都透着一股生人勿近的冰冷。

这让他们准备了一肚子的说辞,可看到这张脸的时候,都烂在了肚子里。

最终在众人的注释下,作为14区的参议长其在众目睽睽之下,迈步走出了人群,张开双手,走向这位神秘强者的面前。

作为14区最高行政官员,乔治的年纪绝对是十二位参议长之中年纪最大的一位。

一头霜白的短发下,脸上硬朗的神态,给人一种虎老威不老的感觉。

不过即便是参议长中的常青树,乔治在这位灾灵强者的面前,也不得不放低姿态。

“尊敬的贵客,我是14区的参议长,乔治·蒙巴顿,我相信,一定是休斯顿家族这些卑鄙的蛀虫,惹恼了您,但请您相信我,我们和休斯顿家族并没有什么关联。”

乔治是政坛老手放低姿态的同时,也是一句话表明清楚了自己的立场。

丁小乙对这位参议长很陌生。

并不是很了解,淡淡的点了点头后,示意他继续说。

“当然,您的愤怒我很理解,但我身后还有很多普通的居民百姓,作为他们的公仆,我需要为我所管辖的子民所负责,您的任何要求我们都可以畅谈,只是请您暂熄怒火吧。”

乔治已经将姿态放的很低,但同时也表露了自己的底线。

自己心里本来就没有什么怒火,况且休斯顿家族的事情,已经差不多了。

没有了卢修斯的力量,休斯顿家族又接连遭创,树倒猢狲散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至于要求……

他想了一阵,最终在乔治紧张的眸光中,低声在他耳边说了一阵后。

只见乔治面色一时苍白,一时惊讶,最后一幅见鬼的模样,看向面前的这位神秘人。

作为一位政坛老人,他很少会有如此失态的举动。

“我说的是真的,你们还有……嗯……”他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还有两天,两天后我希望能你们能够有所准备。”

说完,丁小乙就在一众人惊骇的眼神中,逐渐一点点的消失在空气中,无声无息,完不见踪迹。

任凭其余人如何查探,却是始终没有发现这位神秘强者的踪迹。

“在哪呢??”

有人想要通过自己的灵能生物寻找,可放眼望去,却是什么也没看到。

“已经走了,哎,果然,灾灵和恶灵终究是隔着一道天堑!”

说话的人,是一位除灵师家族中的长老,他年纪已经很大了,鬓角霜白,或许是年纪太大,眼睛都瞎了一只。

但也是恶灵上品的老前辈,只是此时面色无奈,只能发出一阵阵无力的长叹。

似乎是在感叹,明明就差那么一步,可因为身体的原因,却是永久的止步不前,怕是此生遗憾。

同样遗憾的,绝不止是这一位,相信消息传递出去,不知道多少前辈们,都要默默叹息。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此刻更多人所关注的,是那位神秘强者究竟向老乔治说了什么。

只见这位参议长站在原地,神情复杂,最终像是做出了某种决定后,一咬牙,急匆匆的走回来。

“把这里封锁起来,严密搜查,不许外人进入!”

说完就带着几位区长匆匆开会去了。

其实丁小乙告诉乔治的话,并不是什么秘密,而是提醒他,最近这段时间,许多堕灵师都可能会出现失控的现象。

这种情况,将在两天后正月十六的时候,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峰期。

那个时候将注定任何城市都可能上演一场群魔乱舞的画面。

自己之所以这么说,是希望能通过自己灾灵的身份,给工会和联盟一个警告,毕竟两天后经久会发生什么事情,自己都不敢保证。

在隐身离开了小岛后,他就拿出黑铁钥匙回到柴木新居,毕竟这次收获巨大,需要好好整理一翻。

此时。

s市的渡口码头上。

几个码头上的工人们,吃过了饱满的云吞后,一个个美滋滋的付钱离开,这已经是深夜了。

能够吃上一顿美味且热腾腾的夜宵,也是令人感到惬意的事情。

云吞摊的老人,默默收拾起桌子。

不时将目光又看向了,这条叫做洛河的方向。

再等几个小时候,太阳就要升起了。

那个时候,天空的骄阳照射在水面上,那是一天的开始,也往往是最美好的时候。

他眯起了双眼,脑海中还回忆着当初,自己答应过老婆,等孩子出生了,他就每天陪着她,一起看日出。

老人越想,眸光越是浑浊,心里仿佛有无数声音在呐喊、在呼唤着自己。

特别是最近这段时间,那阵诡异的低语声越来越多。

“喂!”

突然一声呼喊声,打断了老人的思绪,令老人一怔,眼神骤然清明起来。

回眸一扫,正见到一个一名谢顶的中年男人,正坐在椅子上。

“一碗云吞!”

中年人浑身弥漫着酒气,显然是已经喝多了,看上去意识都有些不大清醒。

老人见状点点头,重新走到灶台前,没多久一碗热腾腾的云吞就已经被端上了餐桌。

碗里的云吞,一颗颗皮薄肉多,饱满实惠的感觉,配上一碗淡茶色的清汤,点点葱花香菜洒在上面,散发出一股清甜的香味。

然而醉汉看了这云吞后,嘴角不禁扬起一抹冷笑:“这么难看的东西,难道是给猪吃的么!”

说完,一把将云吞打翻掉。

老人见状,却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拿起桌布开始收拾起来。

没有得到回应的醉汉反而更加的羞恼,眸光一扫,突然冷不丁的看到放在柜上的两份黑白照片。

“人都死了,还摆着照片给谁看呢。”

说完,突然抬腿一脚踹上云吞车。

可他刚抬起腿来,明明还站再几步外的老人,突然就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他的身旁,反手一拨,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就令醉汉身体不由自主的被甩飞起来。

醉汉在地上甩了几个跟头后,一时头破血流惨叫不止。

惊恐的看了一眼老人后,转身就跑。

一边跑,一边还不忘拿出手机,想要报警的样子。

见状,老人长叹口气,回头小心的把相框的位置摆正好,轻轻擦拭了下上面不存在的灰尘:“老婆子,你说,我最近脾气越来越差,是不是我快要去找陪你了啊。”

想到最近自己耳边那阵诡异的低语声,他的心里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可却也说不清楚究竟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小心的擦拭了一下,自己老婆的相框。

一边自己心里反复默念着一段口诀:“莫生气,为了小事发脾气,回头想想又何必,莫生气……”

这边正默念着口诀,突然老人就听到耳边传来一阵歌谣声。

歌谣似近似远,仔细一听又听不见,不仔细听反而很清晰。

“好烦,这段时间低语声越来越多了!”

老人皱起眉头,显然被这段时间的古怪低语搞得心烦意乱。

可他越是不想听,音乐声就越大。

突然眼前一道强光闪烁,只听一声尖锐的刹车声下。

“咣!”的一阵撞击声下

面前自己爱人的遗照,以及老四的照片,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一辆白影,瞬间擦着老人鼻尖,从面前飞驰而过。

伴随着白影逐渐刹下车后。

车门拉开,只听车里的音乐声顿时更加的清晰。

“浪奔、浪流、万里涛涛江水永不休……”歌声悦耳动人。

随着歌声下,却见一双黑亮的皮鞋率先踏出车厢,黑色的风衣迎风招展。

只见陈老默默抬起自己骄傲的下巴,向着一脸木然的老人展露出一抹自信从容的笑容。

“三……”

‘哥’字尚还在口中,没来及喊出口,陈老突然瞳孔一紧,就见一双老拳已然出现在自己面前。

“分筋错骨手!”

“别……别打……三哥你听我解释。”

“八极拳…………”

“我是老四……啊!!”

本是安静的码头上,一阵砰砰作响的敲打声,在半夜中一场刺耳。